白白白白白轩

痕迹

我爱他。真情实感能爱一辈子的那种。

蛛网头:

痕迹(老魏中心)
1.
魏琛第一次见到叶修本人,是第一赛季的秋天,在蓝雨比赛场馆的厕所。
那个一半身子泡在光里,另一半融在影里,叼着烟,叉开腿,一脸淡定地侧过脸打量他的少年,就是网游里跟他已经打过不少交道的一叶之秋。

真他娘的白。
白得跟有病似的。
这是魏琛的第一反应。

目光迂迂回回,最后四目相对,哗啦啦地尴尬。魏琛不由地感到一阵恶寒,头皮发麻,在将尽未尽的时候打了个致命哆嗦,手没扶好,差点出事。
“魏琛队长?”叶修依然淡然,水声稳定。
操。
魏琛暗自骂了声。
“留神,别尿鞋上。”叶修道,京腔浓重,叼着烟更显含混。
魏琛一边抖了抖家伙,准备穿裤子,一边自然地接过话:“叶秋小队长,喜欢看别人撒尿啊?爱好挺独特。”
叶修呵呵一笑,把头别过去:“魏队爱好也独特啊,撒尿时喜欢看人。”

很少有粉丝还记得那场比赛。甚至连大多数当时在场上的队员也记不清那场比赛的细节。偶尔会有蓝雨粉丝去论坛挖早期比赛录像,然后点开这一场,就看到这样的画面:黑衣术士索克萨尔如同妖孽,在地图最不起眼的各个角落神出鬼没,掌控乾坤。六芒星从他杖间唤出,蔓延成幽暗的河,捉住那些张扬放肆的对手。云卷雨来,混乱了整个赛场,风暴骤起,迎风布阵。
比赛打得很激烈,虽然蓝雨最后还是输了。
嘉世一开始主攻蓝雨牧师,打到一半,突然转向集火暴露位置的索克萨尔。
而索克萨尔,这个前半程呼风唤雨,帅得一匹的术士,在攻击袭来的一瞬间,转身跑得比狗还快。甚至靠近比赛席的观众还听到了“我操我操我操我操!不要杀我,错了错了!”这样的求饶声。
然并卵,该死还是得死,最后一丝血由一叶之秋用一个普通的龙牙带走。索克萨尔死亡的时候,甚至还保持着僵直的状态,是个跪姿,从大屏幕上看,非常喜感。
后来这个跪姿索克萨尔被蓝雨黑子截图,做成了表情包,流传甚广。

这场比赛蓝雨输了,而魏琛,除了收获索克萨尔表情包一系列,还得到了一个他不是很喜欢的绰号:最没下限的老魏。

2.
网游,这个庞大热闹的虚拟江湖寄托了魏琛对于荣耀的绝大部份热情。他把网游形容成老家,索克萨尔是在家乡的土壤里,被蓝雨浇灌所开出的花。所以即使俱乐部禁止他用索克萨尔玩网游,他也养了一堆马甲,没事就上线凑热闹。
刚好叶修也是养了一抽屉的账号卡,时不时地带着嘉世一群工作人员纵横各大区。

于是,戏剧只在一瞬间。嘉世技术部门队和蓝雨食堂队的竞技场PK赛,两边都没有料到,对方居然派出了自家战队的队长来参赛。
还没开打,叶修就听见魏琛独特的笑声。
“对面的,技术部门是吧?嘉世银武够用吗,还有功夫玩儿游戏?回头一叶之秋打着打着却邪散架了就好玩儿了!”
技术部门一帮技术宅一听,立刻有较真的反驳他:“却邪是一体结构,散不了架!”
魏琛丝毫不讲理,他也没有讲理的习惯,“老子管他鸟的什么结构,该散就得散。”
终于有人听出他的声音了,“这货是不是蓝雨的队长啊!”
“不是吧?”嘉世的程序员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叶修。
两支后勤划水队,居然纷纷拉来了自家战队队长来镇场。
叶修很淡定地弹弹烟灰,说:“魏队啊,上一场你们打百花,团队赛你跟孙哲平跳舞呢?”
叶秋?
魏琛先是一愣,再而脸一沉。
打百花的那一场,他的索克萨尔在场上还没威风二十秒,就被落花狼藉近了身,一顿狂砍,跑都跑不掉,跟他妈踩了口香糖一样恶心。
“我他娘的哪知道那个狗日的居然穿速度装备?追着老子砍,有仇啊!”
叶修说:“这就是针对啊。你个短腿布衣,控场又猥琐,是个战术都得先搞你好吗?”
魏琛生气道:“明明可以先杀我们牧师!”
叶修无语:“你这是人话?不过不得不说,你最近反应可比以前慢了啊。”
“废什么话,打不打!不打老子回去睡觉了!”魏琛有点烦躁。
叶修挑出战矛,说:“那来吧。”
索克萨尔扬起手,黑光泻下:“兄弟们上!集火一叶之秋!其他人我来解决!”
蓝雨的各位面面相觑。
正常情况不是应该你去解决一叶知秋吗?
果然,他们的队长,超他妈没下限的。

3.
魏琛怎么也没想到,黄少天会哭得那么厉害。
“喂,小鬼。”他试图去揉黄少天的脑袋,却被后者一掌拍开。
话超多的小鬼哭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魏琛只好蹲他旁边等他哭。
反正小孩儿嘛,哭累了就不哭了。

果然,黄少天没哭多久,猛地站起来,眼神像是要杀人。
“你干啥?”魏琛不自觉看了眼桌子上的水果刀。
好在黄少天只是抓起了水果刀旁边的夜雨声烦账号卡,然后用粤语吼了句什么。
魏琛没太听明白。
黄少天不介意再用普通话说一遍:“我说老鬼!跟我打几场!”
魏琛把烟头扔到易拉罐里,“打屁啊!”
“你打不打打不打打不打!”黄少天指着他:“没用的老鬼!”
“我他妈......”魏琛也站起来,看着黄少天却没有了下面的话。

这是蓝雨的妖刀,这是他带回来的,他亲自锻打出来的。
而这把妖刀,在跟他打的那一局里,却收敛了所有犀利的光,笨拙地故意犯些莫名其妙的错。

还没等荣耀二字出来,魏琛就拔卡了,转身就走。
“喂!”黄少天叫住他。
魏琛冲他竖个中指,“你打的是个什么鸡巴?啊?脸都不要了是不是?这是在嘲讽老子还是在嘲讽你自己呢!”
黄少天咬着牙,突然也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魏琛气得有点哆嗦,但还是再次伸手去摸了摸黄少天的头。
“少天,以后不要冲动。”魏琛说。

这是魏琛离开蓝雨前对黄少天说的最后一句话,黄少天记了一辈子。

4.
x市,魏琛的家乡。
他年少轻狂,职高没读完就南下闯江湖,创造了一个王朝后,又两手空空地溜了回来。
邻居们都传他这几年在g市开公司,发了财,见到这个当初的小混混居然都有些客气。

248元。
这是魏琛带回家的所有资产。
他大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你不是老板么?”他大问他。
魏琛埋头吃面,油泼辣子溅了一嘴。
“老俅板,我是队长。”
“队长不是老板?”
“老板是老板,队长是打工的。”魏琛两三口吃完一大碗面条,有点哽。
他大了然,不死心又问:“你打工就这点儿钱?人隔壁那娃也打工,上工地,还不是啥队长咧,每天都一百五。你出去这些年,就当人家干两天?”
魏琛说:“g市吃饭贵么!”
“你队不管伙食?啥俅队,瓜怂白干几年咧!”
“你甭管!”魏琛实在不好说,其实他就是工资低,从签合同时就低,即使队里管吃饭,他也剩不了什么钱。
他也没想过要存钱。因为他一开始的打算,是要在蓝雨待很久的。

248元,可以在小镇的网吧上很长时间的网。可刚上游戏两分钟,人物名字都还没起,魏琛就一阵胃疼,连忙拔掉他新买的账号卡,直奔厕所。
妈的,太久没吃辣了。
在网吧的厕所镜子里,他看到自己胡子拉碴的脸。
靠?老子看起来,有这么老?
他难以置信,却忍不住举着手机自拍了一张。
操,是很老。
他打算把照片删除,手指点在屏幕上的小垃圾桶上方时,却改了主意。

魏琛的新账号:迎风布阵。等级:1级。武器:无。
角色的脸是他在厕所里的那张自拍导入生成的。
“老就老点吧。”他摸着下巴的胡子,盯着迎风布阵那张沧桑的脸,对它说。

5.
从小混混,到到南下打工仔,再到蓝雨队长,再回到家乡变成老混混。
魏琛有时候觉得自己这一路走得真是奇葩。
当他为了索克萨尔改武器的事,跟网吧里的另一个混混打起来的时候,他越发觉得这个世界真他娘的诡异。老子,蓝雨的创始人,索克萨尔的创造者,蓝溪阁的建立者,现在在这个小破网吧里,因为吐槽了新版灭神的诅咒,而跟蓝雨脑残粉打架?
操!
好在网吧看场子的及时过来拉住了双方,魏琛不服气,还想接着干,顺便终于撂出了狠话:“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蓝雨的队长!”
混混像听了个笑话:“你是喻文州?做梦呢!老子还是嘉世的队长咧!”

魏琛原本想来个自曝身份震慑敌人,然而现实走向并不像电视剧那么顺利。
他不说话了,而是默默坐回去接着打游戏。
离开蓝雨已经三年了,新粉丝不认识他,是很正常的事。
那混混还想过来跟他吵,网吧老板直接过来,说:“他真是蓝雨老队长。索克萨尔以前是他的。”

那个混混什么反应,什么表情,是震惊,还是抱歉,魏琛已经没心思关注了。
他点开了装备编辑器,开始重造他的武器。

死亡之手在一个又一个日升月落里,渐渐显露雏形。

6.
魏琛再此遇到叶修,是在网游里。君莫笑刚进神之领域,他就知道,这货肯定是叶修。
“魏老大,怎么抓!”身边的兄弟们对这次抓捕君莫笑的行动异常兴奋。五百块的赏金不多,二十几个兄弟吃顿饭就没了。让他们热血沸腾的只是聚在一起“干大事”的那种感觉而已。
魏琛叼根烟,老气横秋地部署战略,最后交代了一句:“你们小心啊,那家伙贱得很,不要被他阴到。”
“那你呢?魏老大!”有小弟发现,魏琛的计划里并没有包括迎风布阵。
魏琛说:“废话,我躲起来,掩护你们。不要担心啊,你们死了我报仇。”
小弟无语。

埋伏,抓捕,跟君莫笑打正面,除了这家伙的确很难抓之外,一切都还好。
直到被爆掉死亡之手,叶修对他说出那句话。

“很寂寞吧老魏?”

“什么乱七八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魏琛皱眉,赶紧接了两句。
“当初你为什么没留在蓝雨?我听说当时蓝雨挽留你留下做指导。”
“老子对那没兴趣!”魏琛回答得非常果断。

然而接下来叶修的话,却让他无法果断了。

“你还是更喜欢站在比赛场上吧?”

7.
x市到h市的火车,要坐一天一夜。

魏琛的手一直揣在衣服兜里,那里面有迎风布阵的账号卡,还有一个移动硬盘,硬盘里有他这些年的心血。他不知道他的心血能带来什么,也许什么都带不来,但他还是选择把它们和着一堆家当通通带到兴欣。
他的脚下是他两个旅行包,里面就是他的全部家当。包的肩带上有个蓝雨的徽章,已经掉了一些漆,看起来旧兮兮的。
“蓝雨?”邻座有个少年指着他的背包搭话。
魏琛点头:“咋?你喜欢?”
少年摇头:“喻文州是厉害,但手速太慢了,不行。我家h市的啊,我还是喜欢嘉世。”
魏琛冷笑一声:“喻文州手慢?他一只手能打十个你!还有啊,劝你别喜欢嘉世了,兴欣听说过没?”
少年没听清:“什么欣?”
魏琛有些得意地转头继续看风景,“兴欣啊,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他想起年少时去g市时,也是坐在这样的火车上。看着飘过的云,跑过的山,那时候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无所不能。

魏琛把手伸到窗口,指尖轻轻在玻璃上画了个六芒星,捉住阳光,捉住时间。时间不会在天空留下任何痕迹,一如年少时的初心。

现在老子也无所不能。
他想,冲着窗玻璃,咧着嘴,像个满足的傻逼。

end

灵超儿吓过的那些鸡是不是都在庆幸自己没有死掉hhhhhhh

春-紫叶李

春天终是来了。
随手拍。

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说是超级可爱了ヽ(゚∀゚)ノ

眠狼:

我看你们就是在针对我们小可爱# ̄~ ̄#

指绘app圆老人家一个上色梦。
卖药郎和小金真的太可爱了
甚至还想再刷一遍怪化猫o皿o

大过年的摸个老魏开心开心/bushi

魏叶真的很有前途,不信我贴几个片段给你们磕磕!

吃下安利!魏叶超可爱的啊hhhh

Sakura Ran:

来福:



这个老魏好帅!




魏叶真的好好吃!岂止同框已经同房!近水楼台全都是糖!


不信我贴几个片段给你们磕磕!





“我这盯着呢,你等消息。”叶修说。


“我这还没准备好呢,消息不急来。”魏琛忙道


“这是由得我的吗?”叶修无语


“你不是大神吗?”魏琛这又开始无理胡扯了


……(中略)……


“你下手快一点。”魏琛说。


“你坚持不住了?”叶修回道


“废他妈的话,65级野图BOSS,你来带着遛弯试试!”魏琛骂道。


“我看你还有功夫发消息,挺有空的嘛!”叶修说。


“……”魏琛立刻表现了一下他很没有空





一段非常富有“男子高中生青春日常”气息(?)的对话





“你心虚了。”叶修说。


“靠,我心虚什么?”魏琛叫道。


“差点输吧?”叶修说。


“切,他想赢我还差得远呢!”魏琛嘴上这样说着,但QQ这边却是给叶修弹来了一条消息:“TMD,差点马失前蹄。”


哈哈哈,叫你死撑。”叶修回道。





相处时能够非常坦诚地互揭老底的痛快氛围





“不行不行,这不好,他不能这样想。”魏琛还在摇头。


“为什么不能?”叶修说。


“那他妈是想我们死啊!!”魏琛郁闷地吼道。


“怕什么,反正你已经重金在握,输死你也饿不死你。”叶修说。


“老子宁可饿死。”魏琛气哼哼地说着。


……(中略)……


在轮回轻松突破首轮,整个公会上下都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情况下,魏琛同志却像是吃了炸药一样,所率团队被训得那叫一个惨啊,简直是猪狗不如。叶修歪头看了眼,这才是开了波小怪,这要推到BOSS的时候,估计全团都得被他训断线了。



                     

老魏气哼哼地回话,叶叶歪头去看老魏。脑补“气哼哼”和“歪头”,顿觉这两位男士的互动实在非常可爱了





你安静一会儿行不行!没用过银武啊?丢人!”叶修忍不住喝道。


再来一把,最后一把好不好。”魏琛这一边说着,一边又是随机抢入了一间房。


“哎哟,同行诶,快来看我虐他!”魏琛丝毫不以职业级的欺负普通玩家为耻,反以此为荣,希望能多点观众分享快乐呢!


叶修也是无奈了





又一个老魏和叶叶都非常可爱的互动片段


 



“老魏,你们在哪里?”叶修问着。


“啊?你说什么?大声点!”魏琛吼道。


“你说你在哪里。”叶修叫道。


“哦,是你在说话啊!”魏琛转过头来。


“废话,游戏里的那些人会叫你老魏吗?”叶修问。


“有点晕了。怎么了?”魏琛也就之前转头看了叶修一眼,跟着就继续专心致志继续操作着游戏。


“我说你们在哪?”叶修问了句,结果没等魏琛回答,他自己就看魏琛的屏幕去了。魏琛呢,也在叶修看完数秒后,才猛然应了一句:“你自己不会看呀?





非常自然又浑然天成的对话,感受到蕴含在互动中的感情亲厚





嗯,来根烟。”叶修说。


来来来,我给你点上。”此时的魏琛完全没有平日嘲讽叶修的姿态,殷勤极了。


“真是巧了。”叶修叼着烟说着,“选了个机械师玩,结果就遇到肖时钦。”


“以叶老大的能耐,区区肖时钦有何惧哉,秒之秒之。”魏琛说。


“你别吵了,玩你的马甲去。”叶修说。


……(中略)……


结果就见叶修无视公共场所不能吸烟的规定,点起了一根烟,递给了走下来的魏琛:“还好吧?”


“真他妈的累……”魏琛接过烟叼到嘴上,直接就坐翻到了一边的座位上。





大前提:点烟的时候,一定要先吸一口才能点着。


小前提:叶修点了一根烟,递给魏琛。


结论:魏琛叼着的烟,叶修先吸过一口




最后,必须放上老魏和叶叶之间,对冠军渴求心声的碰撞共鸣作为结尾。




“好,老魏同志果然英明,账号生意我们现在确实做不起!”叶修鼓掌。


“你去死吧!要是夺不了冠军回来,你赔老子损失!”魏琛骂道。


……(中略)……


他是带着很多犹豫和怀疑走到这一步的,他心里很清楚,如今的联盟早已经没了他的位置,随便一个职业选手站出来都需要他挖空心思去对付。即便这样,他也坚持走到了今天,因为他心中燃烧的那团梦想一直没有熄过,更因为他觉得将他劝回来的这个人是值得信赖的。虽然他们昔日是对手,但正因如此才让他更了解眼前这人对胜负的渴望。


……(中略)……


最后,魏琛。


对他,叶修也有解释,但是就三个字。


你懂的。”叶修说。


“你大爷,不许输啊!”魏琛重重地拍着叶修。


“你在的赛季,我都是冠军。”叶修说。



                    

你在的赛季,我都是冠军。


无形撩人最为致命!叶叶这句话真是!!!




说起老魏,我知道大部分小伙伴的印象都脱离不开这些关键词:


“满脸胡茬”、“猥琐”、“没下限”、“很老”


但事实是,第八赛季老魏年方30。


“年方30”是个什么概念?这表示他是一个根正苗红的青年。


不仅是个青年,还是个有志青年!



“你的意思,你复出的目标是夺冠?”魏琛问。


“除此还有什么目标是更有意思的?”叶修反问。


“好,这个目标不错。哈哈哈哈,联盟的少年们,颤抖吧,本大爷要回来啦!”魏琛大笑表情送上。


你决定了?不再多考虑一下了?”叶修问。


啰嗦个屁!”魏琛说。





退役五年,二话不说就重返职业圈,说一句“拼劲十足”也不为过。







“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去……”魏琛细细体味教授的教诲,最后问众人:“是说应该拿来好好经营战队吗?


……中略……


支持战队,本来就是自己的初衷,更何况这次是给自己的理想买单魏琛还是乐意得很



为求冠军,毫不吝啬自己的财物,说一句“很有理想追求”也不为过。




正值青年岁数,很有拼劲,追求理想。


老魏是能当得起“有志青年”这一评价的







引导错误,捕捉机会,这是蓝雨战队的队长喻文州最擅长的风格啊!也正是他的这种战术风格,成就了荣耀最强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今天这是怎么了,三大战术大师联手要给自己上课吗?


张新杰又恍惚了,他已经在轮回玩家阵中寻找有没有显眼的术士玩家了。但看着一堆堆头顶称谓的玩家,突然又觉得这太不对了。


蓝溪阁的人不就在那边呢吗?喻文州跑过来帮轮回,他吃饱了没事干吗?


……中略……


刚才那只是一个战术决策,是喻文州擅长的风格不假,但以此来断定就是此人却太夸张了。这毕竟不是最佳搭档的配合那样无法复制。


不过即使不是喻文州,也肯定是什么高手。轮回方面的话,副队长江波涛的战术素养也是相当高的。刚才那种战术意图,也是完全可以用得出的。



                 

另外,老魏的战术素养是获得过张新杰肯定的,他说自己当年“是神一样的少年”,也不是完全自夸。




综上,老魏真的“一点不老”!


并且,在“猥琐”、“没下限”之外,他也相当“有拼搏劲头”、“有理想追求”。







年轻真好啊……魏琛望着兴欣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感慨万千。


……中略……


看看这些年轻人,多好。”叶修冷不丁地出现,在魏琛肩上拍了一下。


“我去!”魏琛被吓一跳,烟没夹牢,翻起来险些扎到自己眼里,吓了第二跳。


还有最后十场。”叶修说道。


“怎么?”魏琛一怔,自己还有十场职业比赛可打,这对职业选手来说是很残忍的一件事。叶修再没人性,也不至于在这上插刀吧?这家伙这么说的意思,难道是这最后十场是连他自己都算上了?这家伙,也想退役了?


“可不要后悔!”魏琛说道。


“呵呵。”叶修只是笑了笑。



                

魏叶真的很有前途!


身体上是同房共住近水楼台!心灵上是同为老将相互理解又志趣相投(抽烟组√  被禁烟组√ 迟暮组√)


彼此性格都毫不扭捏相当坦诚,这两人一旦谈起恋爱,那就是“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肯定边相互揭短吐槽,边滚床单八百遍







因为他心中燃烧的那团梦想一直没有熄过,更因为他觉得将他劝回来的这个人是值得信赖的。



                

魏叶真的很好吃!






附:


魏叶互动整理(传送门戳我)








如果觉得上文略眼熟是因为以前零散地发过……这次实在很想“安利魏叶”,所以打了TAG。


真的好饿……


尤其在看到新插图的老魏之后……更饿了


所以,那什么,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