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白白轩

一个爱嗑cp的高三狗

[堂良]翎舟荡(一)

•民国AU
•私设众多
•小学生文笔
•请勿上升蒸煮

——————————————————————————
小先生本是江南世家出身,家境好,上头又有两个哥哥继承家业,父母难免有了些放纵,小先生打小就是小孩儿里最皮的崽。

小先生被父亲揍得多了,慢慢长大也明了事理懂了规矩。自小被父母要求读的书也算是没白费,十六岁时向家里辞了行去了北平求学。

北平对尚且年少的小先生而言有些庞大,绕了大半个城,小家伙看着路牌一个个比对。“东城……朝阳……丰台……海淀……西——城…!…找到了!”小先生在西城的大街小巷上逮住个人就问路,也怪北平的老胡同太多,七拐八拐才找到了地儿。

小先生在门口愣愣望着匾额上大写的德云学府一时半会儿没回神,正巧一些学生成群结伴从府里出来,小先生才反应过来赶忙拿着父亲的信件入了府去。

对小先生而言府里的日子好不快活。小先生本就机灵,面上这乖巧讲究的样子还颇得二代弟子的宠爱。师兄们大都觉着这个弟弟初来乍到应该帮衬着些,而且有个帮忙干完活之后甜齁齁喊一声“谢谢师兄”的小家伙感觉也不错。小先生就此与师兄们打的火热。先生看他天资聪颖,也得师兄们喜爱,便赐了名叫“九良”。至此,小先生才算是德云学府正式的入门三代弟子。

府里一代弟子均为“云”字科,二代为“鹤”,三代才是小先生这“九”字科。小先生入学迟,不大敢凑近那些个已能自个儿出府讲学的一代弟子,二代里又有个姓孟的师兄十分活泼热情,小先生在鹤字科里活跃久了,这一来二去也就与这位孟师兄熟络了起来。

孟师兄唤鹤堂,是先生在二代里最为喜爱的一个,也是二代弟子里最玲珑的一个。

孟师兄出生地比北平更靠北,本就是个豪爽的北方性子,却偏生出落得比小先生这从江南温养长大的人还来的标志。小先生与孟师兄才熟识的时候总打趣说孟师兄如此美貌,怕不是以后会被城外山头的土匪头子抓去压寨。孟师兄总也不恼,反倒斜着眼回句“那周师弟可要记得把师兄抢回来。”小先生一被噎就消了气焰,跟在孟鹤堂身后师兄长师兄短得叫唤个没完。

孟师兄是鹤字科里的红人,更是深得师兄弟们喜爱,谁人有了新鲜玩意儿都要喊着他一同瞧瞧。

这不,一打儿中午下了学云字科的张云雷连饭都顾不上吃,兴冲冲就跑过来找孟鹤堂。“鹤堂,我昨个儿听九郎说南府西头儿来了个做糖叶粽的手艺人,说那米都是直打江南一路带过来的,做的可比北平这边儿那甜死人的糖人好吃多了,离府里也不远,要不要一起去吃啊?”

小先生一来就看到一个“美人”挽着他孟师兄的胳膊晃来晃去撒着娇,本想着能和孟师兄一起吃午饭的美好心情瞬间被破坏。

小先生不高兴了。

小先生一个人生闷气。

小先生在心里嘀嘀咕咕“我连师兄的手都没牵过呢这人怎么还挽上了。”

于是小先生板着脸准备上前把那黏黏糊糊的两个人分开。可还没等小先生有动静,孟鹤堂已经看到了他那生闷气的可爱模样,为了不驳小家伙面子,也怕张云雷尴尬,好心的孟师兄笑得比那糖人还甜了三分,对着小先生道:“周师弟来啦,正好张师兄说南头儿来了个包糖叶粽的手艺人,要不一起去尝尝?你不是在江南长大吗,去品品那儿用的是不是真的江南糯米。”

小先生一听这话就高兴了,但毕竟面儿上还是生着气,只好半推不就的站到了孟鹤堂另一边儿。孟鹤堂一看这人还装着生气只好一哄再哄,也没来得及听张云雷在一旁吵嚷“是南头儿还是南府西头儿”的大论。在两个小祖宗的关爱下,最终三个人像连体婴儿一样出了门,左边胳膊上是大型挂件张云雷,右边是扯着人袖口的周九良。出府的时候孟鹤堂还在庆幸郭先生他老人家把门口修的这么宽敞终于派上了用场。只可怜杨九郎小朋友没了张师兄陪伴只能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去吃午饭。

这张云雷与孟鹤堂算起来应该是实打实的世交。俩人的祖父当年是拜过把子的兄弟,年轻气盛一起入了帮派。没多久上头派孟老爷子去了东北参军,张老爷子却是留在了上海。张老爷子在大腕儿身边效力,地位自然有所提升,上海黑道里是个人也都知道张家这混黑的势力颇大不敢招惹。待到张云雷这一辈儿张父也觉着孩子还小应该多出去走走便允了张小公子让他去北平学习个几年等二十再回来继承家业。

说起来这孟老爷子也是个厉害的主,十一年不到便成功混入军阀内部成为管理层,等到孟鹤堂学说话的年纪,孟老爷子已是东北的一方制霸。

这张孟两家虽然相隔甚远但书信往来却是从未间断过,等孟父得知张家那小子已去北平上学也觉着该让小堂见见世面,等他们母子二人诉完深情再上路,孟鹤堂到学府时便晚了大半年,没法儿,成了比张云雷晚了一代的弟子。

不过这两人一见如故又加是世交,便也没太计较什么辈分礼仪,张云雷要撒娇了就叫“堂堂”,高兴了叫“小漂亮”,乖顺的时候叫“小哥哥”。张云雷脑子里有一百种对孟鹤堂的称呼,孟鹤堂也全当宠着这位在上海长大娇娇柔柔的弟弟,听到张云雷说什么都应着。

瞧着张云雷一天到晚粘着孟师兄,两位九字科的小朋友不高兴了,杨九郎和周九良一个寝舍,俩人闲了就悄悄凑一块儿。“你家张师兄怎么又去找孟哥儿了?”“拦不住啊,我也想把他给扛回来,能咋办?”

这杨九郎是被自家送到张云雷身边的,家主美其名曰“跟着张小公子陪读”。这杨九郎看着身强体健,一开口也是那上海人软软糯糯的音,由着这个一路上张云雷没少欺负人。杨九郎开始时觉着得担待着这小公子点儿,毕竟家里人指着张家过活。等路程走了大半杨九郎就开始“翻身把歌唱”,也是张云雷性子好,不然换了哪家公子哥能这般开玩笑。

tbc

送给某些九辫和张云雷的nc粉

青池:

首先很抱歉影响各位吃粮了,但是这件事,我真的要说了。


我在堂良、陶林、祥林的视频里都看见了九辫的粉丝。


很正常对不对?


可是,如果这个视频里完全没有九辫呢?


是的,没有九辫,没有张云雷,没有杨九郎。


仅仅只是与他们有些关系,某些粉丝就开始刷他们的cp了。


“二爷!”“推荐九辫!甜到爆炸!”“hhh九辫真的甜!”


这些,都是我在视频里看见过的,我现在搞不明白她们到底是不是真的爱九辫了。


我是不吃九辫的,我以前有个lof小号是专门看德云社cp的。


我最近找回了这个号,并且发现有人在堂良的文章下提九辫,问太太能不能带九辫玩。


整篇文章没有九辫。


我开始好奇,九辫甜不甜。


我去看了好几个视频,发现九辫确实很甜。


可是这真的是你们ky的理由吗?


他们的关系好不是你ky理直气壮的理由。


有人提醒过不要让他们刷,可是——


“他们关系都那么好!”“别拿饭圈那一套!他们关系好着呢!”“凭什么不能提!”“又没有拉踩凭什么不能提!”


凭什么?凭这是别的cp视频。


凭什么?凭不是每个人都吃你们的九辫。


是,他们关系好。


所以,你就ky的理直气壮?


如果这个视频里有九辫,那我无话可说。


可事实是,没有。


你们的脸呢?


嗯?


我在看七队合唱的时候,有张云雷的粉丝说了。


“hhhh小辫的风光啊!”


这和张云雷有什么关系?


没有。


那你们ky什么?


我在看七队队长和八队队长对比的那个视频里,看到了这样一句话。


“堂主是真有能耐”“前面的什么意思,谁没能耐”


确实很过分,可是张云雷那里呢?


“毕竟小辫是有能耐的”“辫儿的能耐摆着呢”“九辫真甜啊!馕是真宠我们辫!”


哦,这双标真的可以的。


不是别家没有ky,只是你家太多了,而且没有出场的时候,你家ky是最多的。


我有点搞不懂了,你们到底喜欢九辫和张云雷什么?


是他们的糖还是他们的作品?


是他的能力还是他的颜值?


真正的糖,是不经意的糖。


我不介意小情侣的热恋甜,但是,这不是你们说老夫老妻不甜的理由。


他们的关系好不好,不是你ky的理由。


他们的关系好,你ky是给他招黑。


他们的关系不好,你ky是找骂。


你应该庆幸他们的关系好,毕竟都是一家人,再怎么骂你都会有圣母给你洗。


“都是一个家的!别把饭圈那套拿进来!”


对不起,如果ky才算关系好,才算都喜欢的话。

















那我宁可把饭圈那套放在他们身上。

痕迹

我爱他。真情实感能爱一辈子的那种。

蛛网头:

痕迹(老魏中心)
1.
魏琛第一次见到叶修本人,是第一赛季的秋天,在蓝雨比赛场馆的厕所。
那个一半身子泡在光里,另一半融在影里,叼着烟,叉开腿,一脸淡定地侧过脸打量他的少年,就是网游里跟他已经打过不少交道的一叶之秋。

真他娘的白。
白得跟有病似的。
这是魏琛的第一反应。

目光迂迂回回,最后四目相对,哗啦啦地尴尬。魏琛不由地感到一阵恶寒,头皮发麻,在将尽未尽的时候打了个致命哆嗦,手没扶好,差点出事。
“魏琛队长?”叶修依然淡然,水声稳定。
操。
魏琛暗自骂了声。
“留神,别尿鞋上。”叶修道,京腔浓重,叼着烟更显含混。
魏琛一边抖了抖家伙,准备穿裤子,一边自然地接过话:“叶秋小队长,喜欢看别人撒尿啊?爱好挺独特。”
叶修呵呵一笑,把头别过去:“魏队爱好也独特啊,撒尿时喜欢看人。”

很少有粉丝还记得那场比赛。甚至连大多数当时在场上的队员也记不清那场比赛的细节。偶尔会有蓝雨粉丝去论坛挖早期比赛录像,然后点开这一场,就看到这样的画面:黑衣术士索克萨尔如同妖孽,在地图最不起眼的各个角落神出鬼没,掌控乾坤。六芒星从他杖间唤出,蔓延成幽暗的河,捉住那些张扬放肆的对手。云卷雨来,混乱了整个赛场,风暴骤起,迎风布阵。
比赛打得很激烈,虽然蓝雨最后还是输了。
嘉世一开始主攻蓝雨牧师,打到一半,突然转向集火暴露位置的索克萨尔。
而索克萨尔,这个前半程呼风唤雨,帅得一匹的术士,在攻击袭来的一瞬间,转身跑得比狗还快。甚至靠近比赛席的观众还听到了“我操我操我操我操!不要杀我,错了错了!”这样的求饶声。
然并卵,该死还是得死,最后一丝血由一叶之秋用一个普通的龙牙带走。索克萨尔死亡的时候,甚至还保持着僵直的状态,是个跪姿,从大屏幕上看,非常喜感。
后来这个跪姿索克萨尔被蓝雨黑子截图,做成了表情包,流传甚广。

这场比赛蓝雨输了,而魏琛,除了收获索克萨尔表情包一系列,还得到了一个他不是很喜欢的绰号:最没下限的老魏。

2.
网游,这个庞大热闹的虚拟江湖寄托了魏琛对于荣耀的绝大部份热情。他把网游形容成老家,索克萨尔是在家乡的土壤里,被蓝雨浇灌所开出的花。所以即使俱乐部禁止他用索克萨尔玩网游,他也养了一堆马甲,没事就上线凑热闹。
刚好叶修也是养了一抽屉的账号卡,时不时地带着嘉世一群工作人员纵横各大区。

于是,戏剧只在一瞬间。嘉世技术部门队和蓝雨食堂队的竞技场PK赛,两边都没有料到,对方居然派出了自家战队的队长来参赛。
还没开打,叶修就听见魏琛独特的笑声。
“对面的,技术部门是吧?嘉世银武够用吗,还有功夫玩儿游戏?回头一叶之秋打着打着却邪散架了就好玩儿了!”
技术部门一帮技术宅一听,立刻有较真的反驳他:“却邪是一体结构,散不了架!”
魏琛丝毫不讲理,他也没有讲理的习惯,“老子管他鸟的什么结构,该散就得散。”
终于有人听出他的声音了,“这货是不是蓝雨的队长啊!”
“不是吧?”嘉世的程序员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叶修。
两支后勤划水队,居然纷纷拉来了自家战队队长来镇场。
叶修很淡定地弹弹烟灰,说:“魏队啊,上一场你们打百花,团队赛你跟孙哲平跳舞呢?”
叶秋?
魏琛先是一愣,再而脸一沉。
打百花的那一场,他的索克萨尔在场上还没威风二十秒,就被落花狼藉近了身,一顿狂砍,跑都跑不掉,跟他妈踩了口香糖一样恶心。
“我他娘的哪知道那个狗日的居然穿速度装备?追着老子砍,有仇啊!”
叶修说:“这就是针对啊。你个短腿布衣,控场又猥琐,是个战术都得先搞你好吗?”
魏琛生气道:“明明可以先杀我们牧师!”
叶修无语:“你这是人话?不过不得不说,你最近反应可比以前慢了啊。”
“废什么话,打不打!不打老子回去睡觉了!”魏琛有点烦躁。
叶修挑出战矛,说:“那来吧。”
索克萨尔扬起手,黑光泻下:“兄弟们上!集火一叶之秋!其他人我来解决!”
蓝雨的各位面面相觑。
正常情况不是应该你去解决一叶知秋吗?
果然,他们的队长,超他妈没下限的。

3.
魏琛怎么也没想到,黄少天会哭得那么厉害。
“喂,小鬼。”他试图去揉黄少天的脑袋,却被后者一掌拍开。
话超多的小鬼哭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魏琛只好蹲他旁边等他哭。
反正小孩儿嘛,哭累了就不哭了。

果然,黄少天没哭多久,猛地站起来,眼神像是要杀人。
“你干啥?”魏琛不自觉看了眼桌子上的水果刀。
好在黄少天只是抓起了水果刀旁边的夜雨声烦账号卡,然后用粤语吼了句什么。
魏琛没太听明白。
黄少天不介意再用普通话说一遍:“我说老鬼!跟我打几场!”
魏琛把烟头扔到易拉罐里,“打屁啊!”
“你打不打打不打打不打!”黄少天指着他:“没用的老鬼!”
“我他妈......”魏琛也站起来,看着黄少天却没有了下面的话。

这是蓝雨的妖刀,这是他带回来的,他亲自锻打出来的。
而这把妖刀,在跟他打的那一局里,却收敛了所有犀利的光,笨拙地故意犯些莫名其妙的错。

还没等荣耀二字出来,魏琛就拔卡了,转身就走。
“喂!”黄少天叫住他。
魏琛冲他竖个中指,“你打的是个什么鸡巴?啊?脸都不要了是不是?这是在嘲讽老子还是在嘲讽你自己呢!”
黄少天咬着牙,突然也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魏琛气得有点哆嗦,但还是再次伸手去摸了摸黄少天的头。
“少天,以后不要冲动。”魏琛说。

这是魏琛离开蓝雨前对黄少天说的最后一句话,黄少天记了一辈子。

4.
x市,魏琛的家乡。
他年少轻狂,职高没读完就南下闯江湖,创造了一个王朝后,又两手空空地溜了回来。
邻居们都传他这几年在g市开公司,发了财,见到这个当初的小混混居然都有些客气。

248元。
这是魏琛带回家的所有资产。
他大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你不是老板么?”他大问他。
魏琛埋头吃面,油泼辣子溅了一嘴。
“老俅板,我是队长。”
“队长不是老板?”
“老板是老板,队长是打工的。”魏琛两三口吃完一大碗面条,有点哽。
他大了然,不死心又问:“你打工就这点儿钱?人隔壁那娃也打工,上工地,还不是啥队长咧,每天都一百五。你出去这些年,就当人家干两天?”
魏琛说:“g市吃饭贵么!”
“你队不管伙食?啥俅队,瓜怂白干几年咧!”
“你甭管!”魏琛实在不好说,其实他就是工资低,从签合同时就低,即使队里管吃饭,他也剩不了什么钱。
他也没想过要存钱。因为他一开始的打算,是要在蓝雨待很久的。

248元,可以在小镇的网吧上很长时间的网。可刚上游戏两分钟,人物名字都还没起,魏琛就一阵胃疼,连忙拔掉他新买的账号卡,直奔厕所。
妈的,太久没吃辣了。
在网吧的厕所镜子里,他看到自己胡子拉碴的脸。
靠?老子看起来,有这么老?
他难以置信,却忍不住举着手机自拍了一张。
操,是很老。
他打算把照片删除,手指点在屏幕上的小垃圾桶上方时,却改了主意。

魏琛的新账号:迎风布阵。等级:1级。武器:无。
角色的脸是他在厕所里的那张自拍导入生成的。
“老就老点吧。”他摸着下巴的胡子,盯着迎风布阵那张沧桑的脸,对它说。

5.
从小混混,到到南下打工仔,再到蓝雨队长,再回到家乡变成老混混。
魏琛有时候觉得自己这一路走得真是奇葩。
当他为了索克萨尔改武器的事,跟网吧里的另一个混混打起来的时候,他越发觉得这个世界真他娘的诡异。老子,蓝雨的创始人,索克萨尔的创造者,蓝溪阁的建立者,现在在这个小破网吧里,因为吐槽了新版灭神的诅咒,而跟蓝雨脑残粉打架?
操!
好在网吧看场子的及时过来拉住了双方,魏琛不服气,还想接着干,顺便终于撂出了狠话:“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蓝雨的队长!”
混混像听了个笑话:“你是喻文州?做梦呢!老子还是嘉世的队长咧!”

魏琛原本想来个自曝身份震慑敌人,然而现实走向并不像电视剧那么顺利。
他不说话了,而是默默坐回去接着打游戏。
离开蓝雨已经三年了,新粉丝不认识他,是很正常的事。
那混混还想过来跟他吵,网吧老板直接过来,说:“他真是蓝雨老队长。索克萨尔以前是他的。”

那个混混什么反应,什么表情,是震惊,还是抱歉,魏琛已经没心思关注了。
他点开了装备编辑器,开始重造他的武器。

死亡之手在一个又一个日升月落里,渐渐显露雏形。

6.
魏琛再此遇到叶修,是在网游里。君莫笑刚进神之领域,他就知道,这货肯定是叶修。
“魏老大,怎么抓!”身边的兄弟们对这次抓捕君莫笑的行动异常兴奋。五百块的赏金不多,二十几个兄弟吃顿饭就没了。让他们热血沸腾的只是聚在一起“干大事”的那种感觉而已。
魏琛叼根烟,老气横秋地部署战略,最后交代了一句:“你们小心啊,那家伙贱得很,不要被他阴到。”
“那你呢?魏老大!”有小弟发现,魏琛的计划里并没有包括迎风布阵。
魏琛说:“废话,我躲起来,掩护你们。不要担心啊,你们死了我报仇。”
小弟无语。

埋伏,抓捕,跟君莫笑打正面,除了这家伙的确很难抓之外,一切都还好。
直到被爆掉死亡之手,叶修对他说出那句话。

“很寂寞吧老魏?”

“什么乱七八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魏琛皱眉,赶紧接了两句。
“当初你为什么没留在蓝雨?我听说当时蓝雨挽留你留下做指导。”
“老子对那没兴趣!”魏琛回答得非常果断。

然而接下来叶修的话,却让他无法果断了。

“你还是更喜欢站在比赛场上吧?”

7.
x市到h市的火车,要坐一天一夜。

魏琛的手一直揣在衣服兜里,那里面有迎风布阵的账号卡,还有一个移动硬盘,硬盘里有他这些年的心血。他不知道他的心血能带来什么,也许什么都带不来,但他还是选择把它们和着一堆家当通通带到兴欣。
他的脚下是他两个旅行包,里面就是他的全部家当。包的肩带上有个蓝雨的徽章,已经掉了一些漆,看起来旧兮兮的。
“蓝雨?”邻座有个少年指着他的背包搭话。
魏琛点头:“咋?你喜欢?”
少年摇头:“喻文州是厉害,但手速太慢了,不行。我家h市的啊,我还是喜欢嘉世。”
魏琛冷笑一声:“喻文州手慢?他一只手能打十个你!还有啊,劝你别喜欢嘉世了,兴欣听说过没?”
少年没听清:“什么欣?”
魏琛有些得意地转头继续看风景,“兴欣啊,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他想起年少时去g市时,也是坐在这样的火车上。看着飘过的云,跑过的山,那时候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无所不能。

魏琛把手伸到窗口,指尖轻轻在玻璃上画了个六芒星,捉住阳光,捉住时间。时间不会在天空留下任何痕迹,一如年少时的初心。

现在老子也无所不能。
他想,冲着窗玻璃,咧着嘴,像个满足的傻逼。

end

灵超儿吓过的那些鸡是不是都在庆幸自己没有死掉hhhhhhh

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说是超级可爱了ヽ(゚∀゚)ノ

眠狼:

我看你们就是在针对我们小可爱# ̄~ ̄#

指绘app圆老人家一个上色梦。
卖药郎和小金真的太可爱了
甚至还想再刷一遍怪化猫o皿o

大过年的摸个老魏开心开心/bushi